主页 > 电视快报 >5千字自述心境 刘乔安:「封王」非我所愿,我不是妓女

5千字自述心境 刘乔安:「封王」非我所愿,我不是妓女

2020年08月11日 点赞:724 作者: 来源:电视快报

生活中心/台北报导

5千字自述心境 刘乔安:「封王」非我所愿,我不是妓女

上周被周刊爆出疑似高档援交的太阳花女王刘乔安,今(16)日晚间在脸书贴出5千多字的声明,她说,「封王」非她所愿,也解释换裤子的始末,她也写道「花言巧语骗一名穷单亲妈妈,诱吓我镜头面前脱裤子,再公开给社会,日日夜夜凌迟我的尊严。不太道德吧?」,「请大家帮帮乔安这不堪的女人,帮我转发!这次我一定告到底」。该文引发网友转贴,也有网友说,但看完完整版觉得,就是一个为养小孩什幺都肯干的妈。

以下为刘乔安脸书全文:

我又闯祸了,闹得满城风雨。不仅伤害了家人,更令朋友蒙羞,一步行差踏错毁灭了所有的一切。记者媒体不断追问,我谨以此发文给社会一个解释,自此不再为该事件发言或回应。

太阳花学运,很意外因为一张照片,因为华干哥的一番讚美,突然从平民加冕为「女王」,我相信对每一个女生来说,都是高兴的。有很多人批评我很想红,说我凭什幺。自始至终我从未以「太阳花女王」的名义发表过任何言论,也没有参加过任何公开活动,没有因太阳花女王一词,获得任何一分利益!

现金台湾这个社会只要稍有些知名度,哪怕只是个坑蒙拐骗恐吓富商被关过的无赖,也能跳出来选个什幺东西。当时身边朋友都猜我以后会上节目当名嘴或者变通告艺人,又或者劝进我积极参与社会活动,为自己準备将来可能的舞台。但我深知自己多少斤两,安守本份便好。服贸协议我没有比几位领袖懂,我也从来不敢替学运发言。我不是领袖,我只是学运的一名参与者。

「毁谤官司」

「王子鱼家暴事件」我开始登上版面,力挺被殴成重伤的好朋友,当时冲动骂了载先生「缺少某些东西」而吃官司,公亲变事主。诉讼过程中女主角也没再理过我了,所有的法院费用律师费用、罚金,都没有人再关心过。如果我是个「很想红」的人,我会第一时间在媒体面前,替王小姐当代言人,而不是暗自运动,找律师找议员,筹备记者会现场。气沖沖私下撞骂有钱的富商,和专业的律师,被告后再摸着鼻子默默跟他们打官司。

「爱飞翔善款事件」

学运并没有为我带来任何利益,反而因「封王」以后,引起爱飞祥捐款的问题受到关注。此事件我承认处理不当,乔安不懂法条,不知道接受捐款是触法的。乔安也不懂处理「钱」时,该有的谨慎态度的重要性。事件爆发后我很快与捐款的朋友达成和解,对方要求我将「捐款收据补齐」以及「解散爱飞翔」不再用该组织名义募款,就不再追究此事。那位朋友说,知道我们有一股热诚做公益,但我们没有成熟的经营经验,毁掉「爱飞翔」是怕我们这群不懂事的年轻人,将来因为「爱飞翔」闯下更大的祸,并不是希望爱心中断。直到今天那位朋友仍然资助着爱飞翔当时的世光教养院,大家关係仍然非常良好。如今爱飞翔以私人团体的形式,也持续每个月关心着世光教养院以及睦翔育幼院。

事主不追究了,反而有些人嚷着手中握有证据,穷追猛打要我给个交代。该交代的人我早就交代完了,究竟该给谁交代?这就是一个爱做秀的社会,真正付出的人不出风头,旁边看戏的人摇旗吶喊!

「与前夫婚姻」

再因为捐款问题被记者起底,说我学历造假,说我谎称我爸爸是某某某,我妈妈是某某某。随后又有报导我与「前夫」的婚姻过往。我相信那些报导的资讯来原,都不是来自我或我前夫,是第三方的道听涂说。感情这种事说不清谁对谁错,在没有人採访过我的情况下,报导我的过往,实在令人匪夷所思。报导中指出前夫与我正在争夺女儿的扶养权,这是不正确的。

离婚后是前夫主动放弃扶养权,不想照顾女儿,要我自己养。当时我带着刚出生的女儿搬出父母家里,因为实在不忍父母再为我操心。我的家境并不好,本身又没有稳定的工作,如何可能争得扶养权?一个没有一技之长的单亲妈妈,无依无靠养大一个女儿,中间的苦楚千言万语三言两语,相信只有同样经历的朋友,才可深深体会。为了下一代不再经历我所受过的苦,能有我小时候的想有而没有。我要尽一切努力要给她一切最好的。最好的玩具,读最好的学校,接受最好的教育。为了这个女儿,就算砸锅卖铁挖肝卖肾我都愿意。即使很多人说我不自量力,但这一点上面我绝对坚持。

一个小宝宝的费用实在高得惊人。女儿刚出生那段时间,我白天帮忙写企划赚外快,趁着空闲时间考上品酒师牌照,因为我知道一技之长的重要性。晚上去酒店上班陪喝酒,久久难得才能接到一次饭局。实在是一段每天为钱烦恼,不堪回首的日子。当时只有一个心念,就是「我要养大这个孩子」,只要她能幸福长大,我什幺都愿意。沉浸声色场所,难免自卑。我对不同人说过很多谎,说我家是有钱人,说我高学历。我相信当过「小姐」的人,都懂我为什幺会这幺做。在那种环境下,我不可能告诉大家我叫刘依函,我爸爸是刘某某,我母亲是林某某,我家开的西药房倒掉了,我穷死了,请任意糟蹋欺负我吧?

「谎报学历家世」

学运以后,从来没有记者向我「本人」问过学历与家世背景。媒体打听到那些以前在花场里瞎掰的故事,再怪我学历造假。如果这件事需要道歉的话,在此我也向社会大众道歉。

「黑二代包养」

之后为了脱离声色场所,我和当时非常疼爱我的男朋友,辗转去了美国读书,再到上海工作。上海认识了「庄X鸣」,也就是「夜店杀警案」中,新闻报导的夜店其中一位股东(其实并非出事那家店)。我们交往六年,我在他的店里上班工作,自己赚自己薪水,这是众所周知的事。何来「黑二代」包养之说?况且他也不是黑道份子,道上兄弟应该都很清楚吧?难道只是因为他长得肥肥老老,我长得漂漂亮亮,就认定我们是包养关係?我对他六年是真爱,他是我正式男朋友耶

如果我是贪钱的人,我不会离开富商的「黑二代」,学运期间跟一个照顾不了我,月薪只有四万的上班族在一起。得罪前男友,所有关「酒」的生意几乎封杀停摆。我与前男友合资经营的小红酒庄(庄先生是股东),失去了大公司的支持,生意一落千丈今年八月倒闭。几位一同出资的好姐妹的股东也相继交恶,目前还在诉讼中。我要再次向这几位姐妹道歉,即使妳们不肯谅解我。

我的生活顿时陷入困难,只能靠卖酒这项不稳定的收入。

我从来没有以玉女自居,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。我会跑夜店,喝醉酒会暴走会打人,看到帅哥我也会喜欢,有时候也会主动搭讪。那就是我!一身缺点的平凡女人。

「援交事件」

我脑子不太好,但又自以为聪明。朋友警告过我很多次,对人没戒心,太容易相信任何人。事发当天我接到莫名的Line简讯,相约介绍我一位「香港大哥」要买酒。因为对方行程很赶,要我到酒店与对方碰面,接头人「小娴」叫我不要担心,她会全程陪着我,叫我不要带朋友随行,香港大哥会不喜欢。于是我不加怀疑就相约见面。

其实不管担不担心怕不怕我都必须去,这就是穷人的悲哀吧。唉

到了电梯里面「小娴」突然说:「等一下会给妳十万块,都是妳的。」当下我整个傻掉,整个脑袋嗡嗡响。心想不是来要卖酒的吗?怎幺突然变这样。其实当时应该扭头就走,但我不得不承认「十万」对我的诱惑实在太大了。当时女儿马上要放学,我本準备去接她下课,如果一开始打算去「援交」,不可能挑这种时段。我女儿读得是一个月学费四万多的好学校,同学都是有钱人。每个月到了学费房租的时候,对我来说都是如临大敌。深怕晚一天缴,女儿在学校又会被人嘲笑。虽然很多朋友愿意帮助我,但我实在受够了到处求人,到处找同情的感觉。我的确被「十万」所诱惑,一个念头闪过「如果有了这十万,至少两个月不用烦恼了。」心想都到门口,乾脆看看对方长什幺样子好了。这一点我是必须承认,是我最严重的错,我的确动摇了。

进入房间后「小娴」马上离开,留我一个人在房间。小娴突如的举动令我感到错愕,那一刻起我便感觉不对劲,全身寒毛炸束,但仍强坐镇静。进入房间后原本要坐在窗边,后按照「香港大哥」的指示坐在床边(镜头指向的位置)。

香港人劈头便从十万变成两万。一连串奇怪的举动让我感到很不安,心想什幺跟什幺,先说卖酒把我骗出来,再用十万骗我进房间,现在又说两万块。总而言之,所有的事情都很奇怪。于是就像影片中,我开始跟他闲聊,其主要目的是想试探他究竟在搞什幺鬼。对方从两万加到两万五,慢慢出到三万,不断告诉我行情应该是如何。我想委婉拒绝他,不停告诉对方我没接过,没有谈过价钱(原版12分钟影片很清楚的有播出我拒绝他的部分,但新闻没有播这一段)僵持了好一阵子,我告诉他那是不可能的,出国10万台湾7万(新闻误听成三万五,但我没提过这个数字),是想让快点抽身。我已经确定自己是被设计了。不过当时没想到对方会是记者,当时以为碰到变态坏人想骗我上床,自己可能是会被强暴拍裸照之类的。从他一开口十万变两万,我根本不觉得就算就範得话,会拿到任何钱。那个时候我已经很害怕了,我想把气氛缓和一些,希望不至于为难我。

聊过一阵子,我看对方不像会为难我,于是我提出要去接女儿下课,可以借厕所换短裤吗。

「香港大哥」突然说:「我可以看妳换吗?」

(完整版影片可以看到这一段)

我真的吓死了,吓到全身血液倒流,脑中早就一片空白。我真的是害怕,怕得照做。当时他要我做什幺我可能都会照办吧。(原版影片非常清楚,不是我主动要换裤子给他看的)最后要离开时,对方挡在我前面跟我说话,于是我坐回床上跟他聊多几句。我说:「你人很好,但是我不是妓女(Prostitute),我只做爱(Make Love)我喜欢有气氛,这样我真的没办法。」(明明就是礼貌性的拒绝交易,但经剪接后完全变调)认识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本来就很敢讲,以我的尺度来说那不算什幺。如果看过全程影片的朋友(全程影片已经流出),应该很清楚,很多内容是被诱导性的讲出来的,画面经过剪接后,似乎像是我很努力推销自己的身体。

我一直扮乖,一直打给「小娴」她都不出现(影片中有都有拍到)。你们可以调六福客栈的录影带,我一出房门是吓得跪在地板上哭,走到电梯口吓得腿软走不动,呆坐了最少十分钟。这就是整件事情的始末,乔安如实交代。

我错了,我错在没有在电梯里立刻走人。

我错在想看看出十万块的人长什幺样子。

我错在他若真给我十万块,或许与之苟且。

学费、保费、精神科药费、保姆费每项都是鉅额的钱。我的确起了贪念。

新闻出一来,我满脑子想着都是女儿的脸,将来她的同学如何嘲笑她「妳妈妈是妓女」!我甚至傻得担心那位「小娴」会不会有事情,传讯息警告她「香港大哥」是坏人,请她小心。(事后发现小娴与香港大哥都是某单位的资深记者)我相信任何一个女人发生这种糗事,当下第一反应一定是想着如何闪躲。四面八方的讪笑,家人与朋友受到沉重的压力,丢脸丢到全国,丢到对岸,丢到美国丢到义大利,丢到全世界。(经过两天,包括对岸与外国媒体都在报导了)我慌了,我试着自圆其说,我试着避重就轻,又说了很多不是重点的东西。事件被我愈描愈黑。

我很想一死了之,但只有在这一刻的人才能真正体会,活下去比死还难。想起多年前在上海工作的某一晚,宝贝打电话给我:「妈妈,我想你ㄟ,我想你想到死掉了怎幺办?」那通榨乾我眼水的电话,至今印象深刻。我的孩子不能没有妈妈,即使是一个全国认证的「妓女妈妈」。因为受不了压力80小时不能进食,恐慌症发作。加上这次偷拍事件。我的心理医生要将我强制住院,劝我不能一个人在家,劝我出国先找朋友照看着我。经过几天沉澱,我觉得闪烁言词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。真心诚意忏悔认错,才是真正最好的解脱。以上都是事实,乔安做错的地方,乔安真心忏悔。没有发现错误的地方,也请大家告诉我,我可以道歉忏悔一千次一万次。请不要再骚扰我的家人与朋友了。

一个女人,接受十万块跟人上床,是道德沦丧的败类。

一个男人,接受十万块跟人上床,社会对他竖起大姆指!

虽然道德上说不过去,但至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幺,我为了是什幺,我的目的是什幺。比起喝醉酒到处乱睡,看见外国人倒贴着睡。我相信比较起来,我是位好妈妈。如果社会愿意给我一个机会,给我一份我做得来的稳定工作,乔安必定竞竞业业,如穫新生的好好工作赚钱。

事发后家人不希望我接近女儿,有家归不得。想见宝贝,想问问她会不会生妈妈气。知道我多久没看到女儿了吗?知道校外教学不能陪她去,我有多心疼吗?

此次事件对我来说也是人生试金石,很多一直以来「以为」的好朋友,选择在这个时间离开我,甚至棒打落水狗。很多平常少有往来的朋友,倾全力甚至与家人反目力挺我。不帮我的人我不会怪他,支持我的人乔安铭记在心。乔安感谢上苍给我看清真朋假友的机会。不过有位假道学真小人的女艺人,明明自己才是援交界的老祖宗,竟敢在第一时间跳出来教训我。嘴脸实在叫人呕心。

还有些素不相识的「男人」,跑上节目跑上网路,大谈与我床上如何如何,骂我呕心骂我是妓女。男子汉大丈夫高谈阔论床第之事消费女人,真是「台湾真男人」当之无愧呀。既然我是妓女又那幺呕心,为什幺又会跟我上床呢?得了「幻想症」,现代医学已经有药可以治疗了;如果得了「超级想红消费女人症」,请上佛光山治疗。

发生这样的事情,等同于杀死了我一次。当初赐我「太阳花女王」封号的周刊,如今也是周刊将封号收回去。谢谢您赐我这个称号,让我有过一段美好的女王时光,我配不上这个封号,原封不动将它还给学运,还给周刊。

很感谢在我闯出那幺多祸之后,仍然有那幺多网友力挺我。政治追杀、党派追杀、对岸追杀…传出种种阴谋论,为我开脱解套。我相信政府根本懒得理我,对岸也不会在乎我是谁,党工更不会花心思在我身上。事情没有那幺複杂,单纯只是自己不够成熟,大部份的错是自己闯出来的。

「香港大哥」与「小娴」,你们计画了那幺久,如此精心安排。花言巧语骗一名穷单亲妈妈,诱吓我镜头面前脱裤子,再公开给社会,日日夜夜凌迟我的尊严。不太道德吧?

我对别人的事情很冲动,对自己的事情往往息事宁人。这一点华干哥应该非常懂我。自学运以来诸多风雨,乔安从不曾正面回应或解释。但这次我不能再这幺做,并不是要为了自己的无知补破网,而是「新闻不该这样做」、「新闻不该被製造」

对不起,大家

请大家帮帮乔安这不堪的女人,帮我转发!这次我一定告到底

阅读延展